那时的贝克街

海色的少女
只身站在沙滩上
踮起脚
遥望远方的地平线

一群鸥鸟
从她的头顶上飞过
带来了
春暖花开的消息

临摹的一张夜斗酱嘿嘿XD希望大家能喜欢❤️

宛若天明之时
大不列颠的最初一抹晨曦

流云
化作白衣
星月
汇为手中的剑柄
裙角飞扬
在青色的草地
湖畔,映出
一个美丽的倒影


就在那里
看着你我
嘴角漾起笑意
金色的发髻依旧
如此熟悉

加州随笔

##预警:本文纯属虚构,如若与实际不符,且勿较真,可以当它是一篇普通的原创作品,望大家能够喜欢。 【此次先放出开头部分,全坑待填】


伴着几声悠长的口哨,我开着汽车,漫无目的地只身行驶在加尼福尼亚的某条乡间公路上。
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尽管凉意少了些许,但和昨夜比起,今晚的风势依旧不减。车上正放着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歌声在风中飘零,变得模糊不清,很快被吹散到了四面八方。如果你也是一名旅者,想必行走在远方时,是能够依稀辨出其中的歌词的,或许还会跟着早已不成调的曲子哼唱起: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cool wind in my hair,
在漆黑荒凉的公路上,凉风吹散了我的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科里塔斯①那温热的气息,在空中袅袅地升起,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抬着头极目远方的地方,微微的灯光在闪烁,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我的头脑越发沉重,我的视线亦越发模糊,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必须停下来了,寻找过夜的地方……”


我必须停下来了,寻找过夜的地方。我没嗑药,这东西几年前我就戒掉了。可我现在的确是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且越发地强烈。
而视线范围之类,我并未看到有一座永远迎客的加州旅馆,青年男女在其中载歌载舞,纵情狂欢。没有嵌在天花板上的镜子,也没有浸在冰块之中的粉红香槟。狂欢之火不再燃烧,也无钢刀挥刺。一切仍像平时那样正常。②
恐怕,多半是要在车子里过夜了。我好没气地想。


*注释
①:科里塔斯是毒品,或隐指大麻。
②:此段内容仍是向老鹰乐队的致敬,皆摘自《加州旅馆》。

表 -The Watch- /临独向and亲情向/短篇已fin/

#OOC预警#

他的手表永远停在了那一天的七点十五分。
他知道,但他并没有让人修。
为什么要修呢?真好笑。就算表盘上的指针恢复了转动,对他来讲,又有什么别的意义吗?
反正没有了这块表,他仍会继续快快乐乐地活着,就像这个世界没有了他,也能一刻不停地运转,丝毫不受影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接连发出一阵癫狂的大笑,越笑越是激烈。
“哈哈哈哈……哈、哈…”持续了几分钟的笑声,渐渐地低下去,断断续续地。

他又不想笑了。
腻了,累了。
他已经彻彻底底地意识到自己毫无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个随时可以被淡忘、被取代的存在罢了。
是被心心念念的人类所遗忘吗?
就算是,那又怎样。
毕竟,他不是最最最爱人类了嘛!无论人类有多讨厌他,憎恶他,他对人类的喜欢,可是一点都不会减少的!永远、永远都会深爱着他们的!
哦,当然了,不包括小静在内。小静早点去死才好呢!

不过,一直以来爱着的人类么……
他用手指轻轻地擦拭着手表,慢慢抚过上面几条细微的裂痕。
“要是彻底摔碎了,可就不好看啦。”
是啊,如果摔碎了,他简直能想象到那两个棕发的孩子追着他喊打的模样,肯定又会说出诸如“阿临哥去死吧!”这样的话语。
但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块手表的时候。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公寓,却看到门口放着一个精致的小包裹。
他拿起包裹时,发现了压在底下的一封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句话:“生日快乐!这是给我们最讨厌的阿临哥的礼物,一定要在房间里拆开才会有Surprise的感觉!”
落款是九琉璃和舞流。
呐,真是有心了。然而,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急切地打开了那个包裹。
里面装的是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会有什么呢?照片、小刀、巧克力还是什么?他把能想到的东西都往脑海里走了一遍,依然没有头绪,甚至还做好打开一个空盒子的心理准备了。

盒盖被打开了,他也一下子怔住。
那是一只崭新的手表。和他曾经丢失的、最喜欢的那款十分相似。
而现在手表又回来了,真是太好了。他禁不住长吁一口气。
真是太好了。
所以,这块表怎么会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可言呢?
它至少证明了……还有人类是爱他的!!不是吗?
这其实,正是踽踽独行的他所向往着的啊。

他笑了笑,把手表放入抽屉里,然后走出了空荡的房间。
———End

车来车往 [叶黄/短篇/欢脱向]

#突发其来的脑洞#
#两位老司机的日常生活#
#给叶黄迟到的七夕祝福#

众所周知,叶修是个飙车族。一旦让他摸到方向盘,这下可惨了,因为他会用你闻所未闻的速度,带你上演一出激情戏码,领略高速下朦胧的美景。
同样,黄少天的“低碳主义”也是人尽皆知的。整天骑着一黄色的自行车,好像是环保局特意派来的形象大使似的,就没见他换过别的车。

“老叶啊,你看看人家黄少天,天天骑自行车上班,啧啧啧,真是低碳又健康。你怎么不学学他?让你家的大黄蜂歇息一阵子呗,也省得老去加油站了。”别人是这么劝叶修的。
“老黄啊,你看看人家叶修,天天开着大黄蜂上班,简直气派得不要不要的!你又不是买不起车,要不暂且把你的宝贝小黄车搁置一下好了,我帮你物色一辆如何?开起车来,真是神清气爽!”别人是这么劝黄少天的。

结果两人仍然没有任何行动,而他们的理由竟然出奇地一致:老司机的喜好,你不懂。
(对,你们这些老司机的喜好,我们确实不懂。———来自郁闷的好心白当驴肝肺人士)


一天早上,黄少天在某个十字路口遇到了叶修。

“哟,叶修!这么早就去上班啦!大黄蜂还是那么威风凛凛!”黄少天笑嘻嘻地向叶修打招呼。
“过奖过奖。你的小蜜蜂也和你一样,一如既往地朝气蓬勃啊!”叶修不忘打趣他几句,却发现对方身边并没有熟悉的黄色车影。“哎,小蜜蜂去哪儿了?”

黄少天的眼神渐渐暗淡下去,“小蜜蜂啊…小蜜蜂估计好不了了。几天前,就被修车的判为绝症晚期。毕竟,它也有四年的时间了。在这之前,它一直都平安无事。身为它的主人,我已经很高兴了。但我…还是很难过……”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可以肯定的是一直都没停下。

叶修眉头一蹙。他很少看到黄少天落寞的样子,看到的话,他自己心里,也不会好受,仿佛他的大黄蜂也给黄少天的小蜜蜂陪葬了一样。

“喂,黄少天。今天老叶我高兴,免费载你一程,直达上班地点,成交?”叶修侧头询问着。

“有这等好事?!哈哈哈看不出来啊叶修你其实人挺不错的果然作为我黄少天的同事正义感也是十足不过真的不要紧吗照你那速度光速赶不到也能追上声速了还是要给你一些津贴的吧不然我也过意不去总不能白坐人家的车要是传到别人那里我的形象可就······”黄少天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很难再次关上,常识!

所以这种时候,只能,“上车,系好安全带。”叶修指着旁边的座位,“你现在比所有的蜜蜂还要聒噪。”补刀是有必要的,在他看来。尽管还是对黄少天左耳进右耳出的毛病没用。
“好好好,上车就上车,真是的。”黄少天余怨未满,“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与此同时,叶修的心也彻底碎了。黄少天这家伙,真是太不爱惜他的车了!


“叶修。”

“什么事?”

“你开车的速度……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快嘛!”

叶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开什么国际玩笑,黄少天可不像他那般身经百战,要是以平常的速度开车,就算系着一条安全带,不,系着几条安全带,还会被活生生地甩出几环路。

“这样也好。太快的话,我恐怕就不在车里,早被你甩出几环路啦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熟练地接过了自己的话,“难道……你在担心我不成?”

“嘁,你想得美。”

“哈哈,不过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唉,以后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总不能天天搭你的顺风车,我脸皮还不至于这么厚······”

“对了,最近不是流行什么共享单车吗?明天我们就试着骑一回吧。”

“好主意!等等,‘我们’!?”

“没错。在你走出失去小蜜蜂的阴影之前,我就先陪你适应一阵子,权当锻炼身体。可惜我家的大黄蜂要闲着喽。”

“叶修!你是见过的最好的人了!我要给你发一百张好人卡还要在朋友圈QQ空间微博刷爆你的事迹让所有混迹网络的人都能知道你的大名······”

“罢了,谢我干什么,真拿你没办法。”叶修无奈地抓着头发,“明天早上在那个十字路口碰头,记住了?”

“No problem!”


【第二天早上,十字路口处】

“早上好,叶修!”黄少天笑嘻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早上好,少天。你的共享单车…还不赖。”叶修瞥了一眼那辆崭新的黄色的共享单车。

“你的也一样呐!呦西,准备好了吗———两只小蜜蜂,出发!”黄少天指着前方,干劲十足地喊了一声。

于是,那之后的日子,人们总能看见,清晨的阳光下,有两位青年,骑着两辆黄色的共享单车,在碌碌的车流中,向着同一个方向往来并行。

———完

夜斗
你在我心中
就像夜间的星斗一样
努力地在发光
尽管并不耀眼
却仍想在人们的脑海里
留下印象

想让人
记住你独一无二的好
记住你那张可爱的笑脸
外加脸红的模样
记住你带来的每一个温暖瞬间
记住你的蓬松小围巾
和万年不变的运动服外套

等你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神社
可要记得告诉我
还有你千千万万的信徒
等到那时
你一定会收到很多很多的五元
开心不?

不过
看到你的梦想能实现
身为信徒的我
也很开心哦

真希望有一天
你可以来到我的身边
倾听我的心愿
拿着给你的香油钱
笑眯眯地说一句:
“你的愿望,我确实听见了。”

夜斗
你知道吗
汝乃有缘人
亦吾
所爱之人

P.S.
为你补上8.10的生日祝福,真的很抱歉,我迟到了
但很高兴的是,我还没有忘记你
没有忘记
有个叫夜斗的神明
一直在这里

插画师 みずうお P站id=88858
仍然是那位画师的作品,其实有一个系列XD都挺不错的,可以到P站上找找,画风很赞!
马上就是MIKU十周年啦,想想就好激动Y(^_^)Y

夏天的日子 日常向/微斑夏/清水向/短已fin

宽敞的林荫大道上,一个白衣少年在骑着自行车,缓缓向前。

今天的天气很好啊。
他低头看到地面上星星点点的金色剪影,愉悦地想。
对了,路过七辻屋的时候,顺便给老师带几只馒头吧。少年往裤兜里摸了摸,听到硬币叮当作响的声音。
太好了,正巧有钱呢,老师它应该会高兴的。他的嘴角禁不住扬起了小小的弧度。脚下的车轮,也渐渐地转得快起来,驶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

“呀,夏目,又来给你们家的猫咪买馒头啦!”站在店门口的老板殷勤地向他打着招呼。
“是的。”少年点点头,轻盈地跳下了自行车,把它停靠在路边。
“老样子?”
“嗯,老样子。”
老板便从蒸笼里熟练地拿出四个热气腾腾的糯米馒头,小心翼翼地用纸袋装好递给了他。
少年把钱轻轻放在对方的手中,“谢谢。喏,这是给您的包子钱。”
“夏目君真是懂礼貌呐!刚出笼的馒头,注意别被烫着噢!”老板仍像往常一样,不忘叮嘱他几句。
“行,知道啦!”他笑眯眯地冲老板招招手,把纸袋放在前面的车篮里,继续骑起了车。

车轮忽然“嘎吱”一下,停了下来。
路旁的大树下,又出现了那个熟悉的绿色身影。 “真渴……咳…"它无力地发出一阵咳嗽。
少年用手抬起帽檐,稍稍看它几下,就认出这张面孔了,“诶,又是你呢!很渴吗?”
他说着,取出前篮里的一瓶矿泉水,扭开盖子,将水倾倒在面前的它身上。
“真是太感谢您了,夏目大爷!”被救了一命的家伙连连道谢。
呐,这个绿色的东西,是个小河童,算和他熟识了。以前也总像这样救过它好多次。可惜路过的人一般都无法看见它,只好回回让他来帮忙解围了。
不过,帮助了它之后,他自己心里倒也挺开心的。
自行车上的少年于是会心一笑,踩着踏板,在清晰的札札声中,向远处前行。

少年骑着车,徐徐地,徐徐地,亚麻色的头发飘动起来。
起风了,但又不大。
说不定,会是“他们”中的哪一位恰好路过这儿么?
他仰起头,便看到浓密的枝叶间隐藏着一个硕大的脑袋。
“三篠!”他禁不住叫出声来。
“真是的,三篠你挡住我啦!夏目都没看见我呢!”女人(应该说是女妖)的抱怨声从树上传来。
他更为惊喜了,“丙,你也来了?”

“对啊,天这么热,在树上乘凉最好不过了。”丙拿着烟斗,悠哉悠哉地吐出几个大小不一的烟圈,“你在外面可要小心点,万一中暑什么的,会让我们担心的!呐,三篠,你说是吧?”
“的确,夏目大人出门时还是要注意这些的。”三篠接过了她的话,“对了,那个只会吃吃睡睡的白馒头呢?怎么不在您身边?果然,根本没用我一半靠谱!”他不满地哼了一声。
少年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老师啊……老师这会儿估计在家里睡觉。他就喜欢这样,哈哈。噢,我刚给老师买了些馒头,你们要不要尝尝?”
“不了,多谢你的好意,赶紧回去带给斑大人吃吧。可别让他饿瘦了,那就不好看啦!”丙摆了摆手。
“行,我先走了,再见!”
“好,再见。”
少年的身影逐渐远去,白色的烟圈也慢慢化在了空气里,消失不见。丙喃喃自语道,“三篠,你说,为什么夏目他…总是这么温柔呢?”

“我回来了!”
“贵志君回来啦。这是我下午泡的柠檬茶,给。”塔子阿姨笑盈盈地看着他。
少年从塔子阿姨手中接过茶杯,喝了几口,感觉…挺不错的啊。
“很好喝。”他告诉一脸期待的塔子,“您也尝一下吧!”
塔子阿姨高兴地捂住两颊,“真的吗?太好了,贵志君喜欢就行。等你滋叔叔回来,我和他一起喝好了。今天出去之后应该很累,贵志先回房间休息吧。”
“嗯。”

“老师~~~我带馒头回……”话没说完,一只肥猫便跳出来抢走了他手中的纸袋。
猫咪得意洋洋地举着纸袋,做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完美,我现在的身手越来越敏捷了!”它迫不及待地撕开纸袋,一下子吞了两个馒头,口中不知在叽里咕噜地含糊着什么。
少年勉勉强强也能听得出个明堂,好像是在说……说什么“晚了”?
“蠢死啦!”猫咪费力地把馒头都咽下去,“我问你今天为什么回来晚了? 算了,也没必要问你,肯定又是像个大妈一样,在路上和别人东拉西扯地闲聊,切。”
“才不是像大妈一样!但,是闲聊了几句……”不得不承认,老师有时确实料事如神,令他甘拜下风。
“耶,加两分!”猫咪继续往嘴里扔了个馒头。
他撇了撇嘴,对于猫咪老师这种沾沾自喜奖赏自己的言行,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如果哪天耳边少了这些话语,眼前也不再有那个胖胖的身影的话,他一定会感到失落的。如果丙、三篠,甚至是塔子阿姨他们都不在了,他所要承受的,更是成倍的寂寞孤单。一切,又会回到起点,变成小时候的样子了。
或许迟早会面对诸如此类的事情,但在那些还没发生之前,就暂且,先好好珍惜这一夏的日子罢。他抚摸着猫咪的脑袋,想道。
———完

附赠小剧场:斑夏的小互动

夏:“老师。”
斑:“夏目,怎么了?”
夏:“老师,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是吗?”
斑:“那当然,谁会想跟在你这种笨蛋身后一辈子。但是呃……只要七辻屋还有我最喜欢的酒庄没关门,我就不走!”
夏:“真、真的?”
斑:“真的啦。毕竟,你觉得————我会傻到自己掏腰包吗?”(此处务必脑补猫老师鬼畜笑声)
夏:“………老师!”(炸毛)



想起来之前模仿过本家画风画的一张小澳ww话说一直以来都雄心壮志想画中华组来着的^_^有空再摸好了=_=